蒙面君

全职→叶蓝,王乔王,韩张
中土→AL,thilbo

猫上帝

青果文志:

我的室友胡细腿喜欢猫,我也喜欢猫。




不过,我喜欢猫,大概就停留在轻抚他们的狗头,挠挠他们的下巴,以专业鉴赏员的眼光鉴定说:哎呦,不错哦,很肥哦,超萌的哦。这样。而胡细腿喜欢猫,是会给他们买粮铲屎,垒房絮窝,连看到“猫咪其实会偷偷用屁眼摩擦人类的面部”这样的新闻也会发自内心的说“真可爱”。这样。




不仅对家里的两位大爷如此,她的奴隶属性还渐渐扩散到整个小区,那些个嘴歪眼斜,腿短毛秃,满脸写着“讨厌”、“你谁”、“走开啦”的流浪猫们,也一起享受了她买粮铲屎,垒房絮窝的米其林三星级专业服务。




等到这个病发展到末期的时候,她就开始往家里捡猫了。




一只黄白相间的长毛小奶猫,拖鞋大,咪咪叫,还没等我同意,胡总已经擅自替人家取好了名字。




“就叫她包包吧!”胡总说。这名字杀伤力实在是大,搞得我也不忍心拒绝,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们都丧心病狂的想当陈奕迅孩子他妈的缘故。




家里两只大猫已经接近五岁,地位稳固,对于自己的本职卖萌工作早已经有一搭无一搭,对人类也是越来越不恭敬了。有好几次我努力盯着他们的毛脸,想要寻找一点别人家的猫那种萌萌哒痕迹,而他们却只是打了个哈欠,眼神穿过我的脸皮、颅骨、后脑勺,直接聚焦到虚空中的某一点,而且我可以确认,就连这么空虚的一点,他们也理所当然的认为那比我本人有趣的多。




岂可修。




结果现在突然来了一只天然萌,自带二头身黄金比例,又宣又软的嫩黄绒毛,湛蓝湛蓝的无邪双眼,粉鼻头,天线尾,连叫声都是颤巍巍抖霍霍的咪~~~咪~~~~,可想而知,两位大爷立刻意识到:抢罐头的劲敌来了。




面对磨刀霍霍的两个临时猛兽,我们一起揉了揉太阳穴:“送走吧。”




可是送给谁呢,这也是一个大问题。




都说奶猫好送,但偏偏包包来的时候赶上初春,野猫们忍了一个冬天的嘿咻愿望像是门窗紧锁的房间里漏了煤气,一点就着。面对互联网上一大波来势汹汹的求领养奶猫军团,各个身怀十八般卖萌武艺,天生大饼脸的,长得像瓜皮的,穿着燕尾服的,包包夹在中间,就跟我们夹在一群北大毕业生里找工作一样,毫、无、卖、点。




“再不送出去,可就真的送不出去了。”胡细腿看着一个礼拜长大了一大截的包包,愁得不行。




当事猫倒是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造够了罐头,悠闲的舔舔爪子,走了。




过了没多久,还真的出现了认养人。上门提亲那天早上我正熬夜写完剧本,关起房门呼呼大睡,别说来人了,就是来东北虎了,东北虎还拿屁眼摩擦我的面部,我估计也醒不了。




下午一点,等我歪斜的走出房门的时候,包包已经不见了。




“领养人是个美女哟。”胡细腿说,“名字也好听,叫什么来着,好像是一只白色的鸟。”




我嗯嗯的答应着,心里含含糊糊的,大概也只是稍微感觉到了离别的惆怅而已。




不过接下来,我吃到了白色的鸟作为彩礼带来的草莓和菠萝,又香又甜,于是连那点离别的惆怅也没有了。




一年后。




我弄的剧本似乎卖得不错,第二季也被预定下来了。烦人的是对方催得很紧,搭建剧本团队的工作变得火烧眉毛一样急。说实话,临时抓瞎抓来的编剧能有几个好的呢?每念及此,都让我多愁出来一根白头发。




奇怪的是,这次的编剧组团却顺利得不可思议,说来就来,而且一来就是三个,彼此还是同学,默契程度+max,一个是骑着拉风摩托的小胖墩小超,一个是眼神杀必死的姑娘小吉,还有一个是个高白瘦的女孩,叫小bye。




我跟小超,小吉还有小bye,以及另外加入的两位编剧,在短到不可思议的时间里组团成功,而且彼此之间似乎都没有排异反应,三观合拍,笑点一致,配合程度和推进速度都好得惊人。




吃饭的时候跟胡细腿说起我的新剧本,胡细腿说:“啊,我想起来了,白色的鸟也是编剧呀。当时我还跟她说,隔壁屋里也睡着一个编剧呢。这个房子的编剧密度瞬间变得好大。”




我说,哦,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毕竟我大北京别的没有,编剧随手开一枪能打死三个。




后来得知大家家里都有养猫,我还是说,哦,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毕竟我大北京别的没有,刚刚被打死的那些编剧肯定个个都养猫。




再后来,偶然发现小bye原来姓白,名字里还有个鹤,我也说,哦,同样没怎么往心里去。毕竟我大北京地大物博,姓白的也还是很多的。




当然,接下来的事情聪明的读者肯定已经猜到了,是的,我就这样跟包包的新妈面对面开了两个月的会,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是谁,而在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其实我们早就认识过了。




今天,当小bye把自家猫的照片发到群里的那一瞬间,真是难以言说的、奇妙的一刻。




就好像包包他妈是包包送给我们的礼物一样,就好像包包是我们送给包包他妈的礼物一样。




距离最近的时候,我跟白色的鸟,只隔着卧室到客厅的一堵墙而已。那时候,因为忙着写第一季剧本呼呼大睡的我,和马上就要成为新晋猫奴的她,一定没有想到一年之后,我们会因为第二季剧本凑到一起。




当我这样跟胡细腿说着,一边感叹人生啊,命运啊,世界是夺么的小啊之类的时候,胡细腿只是说:因为猫就是上帝啊。




——而我们,都是被上帝玩弄于肉球之间的普通人吧。




被这样的想法震撼到了的我,赶忙去给家里的两只大爷鞠了一躬。




“今年也要保佑我多挣钱哟。”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打开了一个新的罐头。





当年的包上帝



现在的包上帝




End....




作者:黄青蕉


订阅『青果』微信号:qngoolife


下载『青果』手机客户端:http://qng.im ←轻戳

评论
热度 ( 69 )
  1. 蒙面君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2. 嚼裹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3. 芝麻叶子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4. 尘土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

© 蒙面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