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君

全职→叶蓝,王乔王,韩张
中土→AL,thilbo

这种连调色盘都不上就挂抄袭的也太没诚意了阿,指望路人给你做?还boom人家…挂人时气焰万丈,掐错人就鹌鹑遁了= =

香附子Minus:

@雁城雪

这位太太,我就想要一个正式的道歉,lofter主页保留一周,不要这回避那回避的,很难吗?
您自己犯了错事 后来知道挂错人了就弧我半天 最后一两句话应付了事 还扯东扯西 转眼就删了 就完事?
况且您这是在侵犯我名誉权呢。
您这一言不合就抄袭狗全家爆炸这真是……………

在此再做一个小说明:我那篇喻黄15年12月发表的,前段时间换大号就把小号的文设了隐私。本来当时想删的,后来想想这么多小天使的评论和小红心小蓝手就没舍得删才设置了隐私自己可见。...

劳烦各位不要入戏太深,请手下留情,谢谢。

酒阑珊:

  占TAG很抱歉。


  看标题就知道这段文字估计又是黑泥,而且看TAG就知道这段黑泥又跟我们亲爱的苏哥哥有关。以往我写这种东西从来不打TAG,因为我的观念是家丑不可外扬,家里人有什么问题大家关起门来私底下解决,但这次这件事范围太广大了,而且很大一部分都不是“家里人”,而是跟着凑热闹的,那么我想,打上TAG可能会比较好。



  进入正题。


  最近有非常多的人,在贴吧,微博,LOFTER,QQ群和空间等之类各种地方刷“今年是苏沐秋最后一个夏天”,我本人非常疑惑——蝴蝶蓝什么时候明确说过苏沐秋去世的时间了?


  在我的记忆里,原...

QVQ

福禄寿喜吉祥茶:

但其实这时大圣内心的OS是“卧槽这小屁孩吓死俺了!吓死俺了!!Q皿Q还好他当时没看见俺掉眼泪不然出丑大发了!”                 

色欲为贯通天堂尘世幽冥之桥梁

马克!

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偶然看了电影阿婴,介绍说该片为恐怖片,且属精神上的恐怖,又称是中国版本罗生门,但看了电影前十几分钟只觉不够,遂弃影补原作小说,才算尝到里面的味道。


简要介绍阿婴剧情:某县知县有女阿婴,其母与外人通淫,被知县处以死刑,血尽而死,阿婴长大,嫁与邻县武封侯,省亲路上遇到与其夫旧仇大盗,其夫被鸡奸,阿婴被后来所至大盗娈童所救,其夫不知所踪,阿婴不知所终。


这是一个诡谲妖异而冶艳奇丽的故事,女人与男人,老人与少年,有序与混乱,一切的界限在这故事里并不分明。阿婴之父知县维护着秩序,破坏秩序者如阿婴之母被其残忍处死,但知县又在夜里扒开亡妻...

Volatus Animae:

DeviantArt上面Benef的两张作品,金银双树和精灵海港(天鹅港大概??),简直美哭~~

悖悖论:

Grant Snider的自述,打算把他的作品喜欢的都译出来,所以也给他加了个标签,之前加了标签的只有SMBC。

我倒不是内向的人,只是长期被亲人和不熟的朋友误会为内向,其实我只是不爱客套懒得理人而已~当然我也不希望这里的朋友们因为看了我发的东西对我产生好感,这些图首先不是我原创,我只是翻译一下,另外我写的东西也不能代表我本人什么,我本人其实是个应该抓去非人道毁灭的人渣。嗯~只是顺便提醒一下~

猫上帝

青果文志:

我的室友胡细腿喜欢猫,我也喜欢猫。



不过,我喜欢猫,大概就停留在轻抚他们的狗头,挠挠他们的下巴,以专业鉴赏员的眼光鉴定说:哎呦,不错哦,很肥哦,超萌的哦。这样。而胡细腿喜欢猫,是会给他们买粮铲屎,垒房絮窝,连看到“猫咪其实会偷偷用屁眼摩擦人类的面部”这样的新闻也会发自内心的说“真可爱”。这样。



不仅对家里的两位大爷如此,她的奴隶属性还渐渐扩散到整个小区,那些个嘴歪眼斜,腿短毛秃,满脸写着“讨厌”、“你谁”、“走开啦”的流浪猫们,也一起享受了她买粮铲屎,垒房絮窝的米其林三星级专业服务。



等到这个病发展到末期的时...

© 蒙面君 | Powered by LOFTER